天津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今日资讯> 正文

京津冀文脉同源 深度融合助推协同发展

2015-11-14 09:45

近日,北京、天津、河北相继审议通过了本地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的实施方案。《纲要》有了实施方案,在操作层面就要兼顾个性和共性,这需要三地民众在基于大文化概念下的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一系列意识形态领域达成求大同存小异的共识。

京津冀协同发展终极回归文化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全方位、多视角、多层面的,目前进入了以经济为载体,以最见成效的方式向前推进的阶段。天津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张宝义认为,文化贯穿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始终,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探究北京、天津、河北三地文化到底如何一体化?一体化北京文化、天津文化还是河北文化?是三种文化拼凑,还是以某个地方为主?“北京形成了首都开放型创新型文化,河北是京畿腹地燕赵文化,天津是外向型港口文化。”张贵认为,从近现代直至当代社会,京津冀三地文化从以首都行政周边形成京畿重地,拱卫首都,北京为核心,天津、河北为辅地的中央集权专制下的文化,逐渐演变成为了在经济发展驱动下差异性进一步突出的三个亚文化。

政府支持 演艺事业“跑”起来

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大文化”概念融合实现之前,需要完成很多具体工作,实现“量”上的累积。张贵表示:“我们不能简单强求文化协同,用一种文化去给另一种文化‘洗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必须首先改造经济基础。张贵研究发现,京津冀三地存在文化差异,实质就是经济存在梯度差。三地因其经济发达程度不同,社会各项工作的进度和层面也不尽相同。文化建构在同质化经济基础上的意识形态时,就很容易实现协同发展,文化自觉、自信就顺理成章。京津冀三地在疏解北京的首都功能过程中,能否找到有效的方法,取得怎样的效果,涉及的面更大,范围更广,需要三地研究的推进首都功能疏解进程的方法、途径也很多。

张宝义希望三地在公共文化发展规划方面有统一性,有接口,特别是三地在演艺方面要加强交流。“目前三地利益不同,北京投入大,河北投入少,天津的投入不及北京。要协同好三地利益,同时充分发挥北京文化资源优势,如果三地出台统一的文化发展规划方案,既可扩大北京文化中心的张力、辐射力,也可促进三地文化的融合。同时,三地财政也应该构建公共文化服务‘大圈子’,演艺界是最容易实现的一个途径,这需要三地在发展战略上有全局眼光。”

在今年7月26日举行的第五届京津冀河北梆子票友邀请赛上,57岁的北京选手张淑兰一曲《杜十娘》选段,让台下观众叫好声连连。谈及这次参赛的感受,张淑兰表示喜中有忧。

“天津梆子委婉动听,唱腔细腻,听的是‘味儿’;北京梆子吐字发音非常讲究,听的是‘字儿’;河北省梆子高亢激昂,听的是‘劲儿’。三地演艺方面交流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学习机会和平台。”张淑兰“喜”的是通过演出可以互相取长补短,一个小时的京津冀便利交通也为她们提供了更多演出展示的机会。

那“忧”从何来呢?“地方支持力度不同,我们发现,有的地方一年听不了一场戏,就是因为没有政府的支持和资金投入;有的地方剧协或者文联重视,几个月演出一次,甚至大年小节都有演出,百姓就能多听到戏。演出多,观众就能获得更多身心的愉悦,提升幸福感。”

  京津冀三地演艺交流越来越频繁

河北省选手闫红已经年过半百,她希望这种演出交流可以一年搞一次。“年轻的孩子们几乎对这样的传统戏曲不感兴趣。希望各方面都来呼吁,从小孩子开始培养,让传统文化别有断层。”

早在2006年5月20日,河北梆子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采访中北方网新媒体记者了解到,这种传统剧目缺乏年轻的传承人和年轻观众。天津观众马兰秋是忠实的梆子迷,演员一张嘴唱,她就能分辨出是北京、天津、还是河北的演员。“这些票友演到这种程度相当不错,不过他们的年龄偏大。天津小百花河北梆子剧团的年轻演员唱得就非常好。但是现在梆子界演员年龄普遍偏大,我们怕梆子失传。应该多培养年轻演员和年轻观众,同时多搞这样的演出交流活动,把梆子演出市场带动起来,让跟多人了解、喜爱这门艺术。”马兰秋说。

文化根植于普通民众,践行者靠得是普通民众。文化行为上要体现,价值上占有,这是非常艰难的过程。“文化自觉和自信,要在协同发展取得成效时才能显现出来。”张贵说。

  文化产业充分交流才能融合

2014年,京津冀三省市文化厅局举行京津冀文化领域协同发展战略框架协议签约暨项目对接洽谈会,为促进京津冀文化产业协同发展搭建了平台。2015年,京津冀文化部门一把手在京签署演艺领域合作协议,将要重点加强动漫游戏、文艺演出、艺术品交易领域的合作对接,政府采购项目相互开放,组建京津冀演艺联盟等。

2015年春节前,“京、津、冀”三地市民大联欢在北京举行,首次打造“百姓演、百姓看、百姓乐”的新春艺术盛宴。国家大剧院副院长邓一江说:“突破三地地域界限汇演,突出多元化、地方化的特色,希望能在文化上先行,为协同发展做出有益尝试。”

2015年6月14日,由京津冀三省市文化厅局共同主办的首届京津冀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展暨传统手工艺作品设计大赛在北京举行。2015年7月26日,由天津市文广局、北京市文化局、河北省文化厅主办,天津市群艺馆、北京群艺馆、河北省群艺馆联合承办的第五届津京冀河北梆子票友邀请赛决赛及颁奖仪式在津举行。30名京津冀票友分获“十大名票”、“十佳票友”、“优秀票友”称号。

无论是文化事业的合作协议还是各种艺术门类的交流活动,文化会展、演艺事业已经在不断探寻中前行。据了解,天津、河北将承接北京信息技术、教育培训、文化创意、体育休闲等八大类重点转移产业。其中,文化创意产业显得尤为闪亮夺目。

  试水新兴文创产业和新兴总部经济

京津冀协同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三地资源和发展诉求的重新梳理、整合,是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过程。新兴文创产业总部经济正在京津冀三地间悄然萌生,因其具有新兴、民营、轻资产的特点,将在未来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总部设在天津,在河北省有几十万亩育苗基地,城市景观设计、施工业务辐射京津冀,天津一家城市景观工程设计企业实现了企业无空间扩散。这种新兴产业的资源配置和业务流动开始无边界,环境友好,前景光明。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谢思全认为,这种新兴文创产业是天津、河北两地重新梳理城市规划时可以投入精力的地方。她说:“京津冀协同发展,天津、河北承担着疏解北京资源的重任。目前,市场要素很多已经自觉流动了。产业在京津冀间流动,正在突破行政边界,城市功能也无边界地扩散。”

  京津冀三地演艺交流日渐频繁

五大机遇叠加,自由贸易试验区、自主创新示范区政策双重发力,天津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谢思全认为,天津已经具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建设新兴产业总部的特质。她说:“新兴产业总部本来就具有创新性,天津有了相应政策支持,楼宇价格合理,环境和交通状况优势明显,城市建设功能不断完善,城市活力不断增强,自然会吸引新兴产业总部落户天津。”

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三个主要方面是产业、交通和生态。在张贵看来,这些在2017年会有一个实质性进展;2020年京津冀在公共服务上逐渐有些均等化的体现;2030年,文化自信会慢慢建立起来。“到那个时候,大家再谈京津冀协同发展就会引以为豪了。”张贵说。

展开 <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