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招商动态> 正文

天津工业增长迅速 打造先进制造研发基地

2015-11-06 09:57

天津的工业规模体大若象,仅次于上海。据津沪统计局数据,两市工业总产值都超过3万亿元。如果用最简短的一句话形容天津工业,那就是大制造、大化工。然而,2015年8月12日的一声巨响,让化工围城的天津再度蒙上阴影,而先进制造的突围之战,迫在眉睫,也在所难免。

天津市近年来的工业增长非常迅速。从2007年到2014年,天津工业总量净增了2万亿元。2014年天津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达到2.8万亿元,工业总产值为3.01万亿元。在2007年实现第一个万亿,用了57年时间;2011年实现第二个万亿,用了4年时间;2014年实现第三个万亿,仅用了3年时间。记者近日走进天津,一探天津制造业背后的发展轨迹,与此同时,剖析中国制造业下滑的深层原因,展望先进制造业的未来。

制造业下滑背后实质是结构调整津门是天津的别名,还有津沽、沽上之称。尽管到了现代,历经沧桑的明代四座城门早已不复存在,但这座北方城市仍保留着租界、文化街、通商口岸的烙印。

从清末民初时期,天津就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工商业发达、门类齐全,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天津是新中国第一台电视机、第一部电话、第一架照相机、第一台汽车发动机、第一只手表的产地。由天津开始的铁路、电话、邮政、采矿、近代教育、司法等建设,均创近代中国100个第一,然而在新中国成立的前20年,天津沉寂了许久。

天津工业真正开始迅速增长时,正值“十一五”时期,滨海新区2007年底获批为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天津市采取依靠重大工业项目拉动的策略,形成航空航天、石油化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国防工业八大优势支柱产业。现如今,天津是中国北方的经济中心,中国四座直辖市之一。

天津市制造业的体量巨大,2014年占全市工业总产值3.01万亿元的78.8%,占全市GDP的34.5%;工业增加值达到7083.4亿元。航空航天等八大支柱产业产值合计24998.04亿元,占天津规上工业产值的89%。其中,装备制造业产值9873.94亿元,占规上工业的35.2%;高新技术产业工业总产值8503.36亿元,占规上工业的30.3%。天津的大制造体现在拥有一批大飞机、大火箭、大造船、大乙烯的项目,形成“三机一箭一星一站”的产业格局;是全球唯一兼有航空与航天两大产业的城市,包括空客A320总装线、航天器制造产业基地;石油化工领域有百万吨乙烯、千万吨炼油等;冶金机械领域的天钢扩能、海鸥精密机械加工基地、中船重工天津临港造修船基地;电子信息领域的电子加速器生产基地、生物芯片研发基地;生物医药领域的金耀生物园;新能源、新材料领域的京瓷太阳能新工厂等。

近年来天津工业呈下滑趋势,全国制造业企业也不景气。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刘钢对记者说,“中国制造业以出口为导向,受出口萎缩的影响较大。2008年金融危机后采取刺激政策,使得制造业有所恢复,但从2012年开始制造业又下滑了,全国总体情况不太理想,伴随企业利润的下滑,所产生的影响也较大。”

天津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合计增加值占全市工业18.9%,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占全市工业35.6%,这两项合计占全市工业的54.5%。现代服务业的增长带来一抹亮色,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增长9.7%,占全市生产总值的51.8%。

“从经济数据看,天津工业占比开始出现上升。2014年天津工业占比过半,在50.8%左右,但重化工业比重过高,占比基本达到七成左右。从布局上看,天津工业现在越来越多是制造业,集中到大项目上,制造业主体基本集中在滨海新区。”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会理事、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丛屹告诉记者,天津的工业增速从2014年开始出现明显下滑,去年5月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仅为8.7%,低于全国平均增速的8.8%。“我们经过调研认为,天津工业增加值已进入趋势性下滑的态势。”

丛屹进一步分析称,制造业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出口的增速下滑明显、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下滑、第三产业增加值从比重上来说增速放缓、亏损企业数量和企业的亏损面在扩大等,这个态势背后的本质实际上是结构调整。因为重化工整个周期性变化,像大宗原材料、化工产品的价格大幅回落。对于天津的重化工来说,基本上属于周期性下滑,这不是天津能决定的,是经济环境所决定的。由于天津的重化工比重过大,所以会拖累工业增速平均指数整体下滑。

传统产业的不景气和新兴产业的比重过小,使天津市结构调整呈现出两难的局面。“天津的传统产业在逐渐下滑,如摩托罗拉、长城汽车等。劳动密集型企业早在几年前就逐渐开始下滑,如进口的钢管、地毯。传统的ODM企业(原始设计制造商)在天津都遭遇困境。除非这种产品市场独特性较强,比如有家制药公司专门生产治疗糖尿病的药。”刘钢说,但天津市的变化是,新一轮制造业发展开始兴起,比如航空航天、电子信息、机器人等,产业发展处在一个集体调整的阶段。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在天津重化工业明显下滑的同时,反而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出现了增速上升。据天津市工信委数据,2015年前三季度,航空航天产业同比增长46%;节能环保产业完成产值253亿元,同比增长21%;生物医药产业完成产值1009亿元,同比增长15%;新能源产业完成产值415亿元,同比增长12%。但新兴产业占天津工业的比重有待提高。“在结构性调整时期,新兴产业大概占三成左右,包括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等,现在还不能成为经济和产业发展的主力。”丛屹对记者说,天津有制造业基础,但对天津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去制造业,而是让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

2015年8月23日公布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确定了三省市的定位,天津市定位为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天津市拥有制造业基础,再加之2015年受京津冀协同发展、天津自贸区、自主创新示范区等战略机遇叠加,天津制造业发展即将加码。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大制造、重化工业,是天津短期之内去不掉的产业构成部分,天津整体制造业转型升级方向就是先进制造、高端制造。

  先进制造业遭遇产业政策阻碍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重振实体经济成为全球主要国家的共同战略。美国的高端制造业多路演进,除了工业互联网和智能硬件,还有归属下一代的先进制造技术,先进传感、控制和平台系统,可视化、信息化和数字化制造,先进材料制造是制造技术力图突破的核心。英国仅在制造业领域就集聚了四分之三的研发投入,其航空航天产业的国际排名仅次于美国。德国在嵌入式系统方面,特别是在汽车工业和自动化工程方面的优势是工业4.0的基础。

中国拥有全球最完备的工业体系,相对一体化的市场,这是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优势,但很多城市都是中低端制造或代加工,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工程院曾做过课题研究,在世界制造业的位置,美国排第一方阵;德国、日本处于第二方阵;中国、英国、法国、韩国处于第三方阵。

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出占世界的比重为19.8%,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但中国先进制造业总体效益偏低,高技术产品大部分依赖国外,部分高档产品由外资企业制造,无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仍掌握在外方手中。先进制造业产品出口大部分是低技术、低附加值产品。“中国制造业面临双重挤压:跨国公司和海外再工业化。中国大量制造业有代工,帮助外国企业生产东西,汽车企业也是帮助外国企业生产,包括零部件加工,汽车组装厂。2001年我们曾去天津摩托罗拉调研,发现实际上就是一个OEM厂,加工代工厂,在价值链的低端,这种情况在中国非常普遍。”刘钢对记者说。

刘钢说,美国的再工业化是通过桌面生产设备来实现个性化、数字化智能,以此来满足市场需求。欧洲的工业生产力很强,如果产业兴起,对欧洲、对美国,这两个传统市场都是中国无法占领的。制造业未来的发展主要有三个方面,就是制造过程。其一,中国的企业后期强调生产市场,在研发、设计、生产、销售过程中更多强调设计。其二,制造企业出现更多机器人工厂,由工业机器人代替劳工,智能化的趋势开始出现。其三,销售服务的网络化。现在有些“互联网+”企业,一边拿政府补贴,一边对制造企业和传统中小企业提出苛刻的条件,这种新情况在国内大型购物网站上都出现过,导致企业的运营成本提高。经济发展在每个阶段总会有企业淘汰,如果市场不存在了,市场萎缩,那么制造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弱。

由此而言,发展先进制造业是中国势必要走的一条路,先进制造体现了绿色制造、智能制造、服务型制造,是节约资源、环境友好、效率更高的制造业。但发展先进制造面临的政策障碍,是挥之不去的魔咒,必须尽快被打破。“中国的产业管制和限制实在太严格,导致产业在形成生产组织方式的时候就面临诸多限制。”刘钢对记者说,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其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产业在探索新的生产方式时遇到的政策阻碍。新能源农用车的市场前景很广阔,但现在不让上牌,也不让生产,相关部门认为新能源农用车没有生产资质。“相比而言,美国就不需要生产资质,只要受产品质量安全检测,达到指标就可以生产。所以美国总是出现创新,因为没有那么多限制。”

“新兴产业也是如此,发展遇到的政策阻碍非常严格。你阻碍它的结果,就像流水一样,要么是憋了一段时间,要么是转变流向。”刘钢说,物联网发展也受限制,但物联网已进入很多行业,开始改造传统行业。太湖的污染治理形成了无锡的物联网产业。“下一轮新兴产业究竟采取何种方式,现在还在探讨过程中。比如信息技术领域里的硬件,硬件实际上就是规格的兴起,这个条件是模块化设计和智能,这种新的生产方式出现以后,使得美国的产业硬件发展得非常快,但我们现在所说的生产,这些模式和先进制造技术都还没有完全进入。”

产业的限制无处不在,就会阻碍企业的创新,这不仅仅体现在新能源汽车和物联网等新兴产业领域,生物医药是天津的八大支柱产业之一,其发展也面临政策阻碍。刘钢举了个例子,比如人造皮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根本就没有标准,所以企业不能做。美国评审药品非常严格,但中国批一个药的时间是美国的三倍。“所有阻碍产业发展的问题都值得思考。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实际是中国需要加快改革的重点内容。”10月26日至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勾勒出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蓝图,在提高发展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续性基础上,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创新和改革无疑是其中的点睛之笔。

天津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蓝图已经绘制成型。据天津市工信委公布的消息,天津编制行动方案计划在18个产业领域做强天津制造。天津市政府提出,经过三年时间培育,天津市高端制造业和新兴产业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具体而言,在高端装备领域,发展大型工程机械、超高压输变电、机器人、3D打印等智能装备。海工装备重点发展海洋油气、临港机械、海水利用等。民用航空将推进天津空客亚洲中心建设,形成集航空研发制造、维修、物流、金融租赁、培训会展为一体航空产业体系。而汽车产业将发展中高级乘用车、节能和新能源汽车以及发动机、变速器等汽车核心零部件。新能源汽车将发展动力电池、电机、电控等关键零部件,推动新能源汽车示范应用。智能终端产业将发展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系统、智能穿戴设备、智能家居、智能金融终端六大重点领域。上述18个重点产业储备600余个项目,总投资6300亿元。2015年计划推出第一批30项重点项目,总投资达934亿元。其中,高端制造和新兴产业有23项,总投资约为666亿元,占比为71.3%。

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持续且面临产业政策的限制和阻碍,是天津乃至中国其他城市发展制造业难言之伤痛,但在刚刚编制完成的天津高端和先进制造规划以及18个重点产业领域项目的引领和带动之下,相信在未来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节点,天津势必会经历由重化工业向高端、先进制造转型的过程,这种转型恰逢其时,即是后工业社会的需要,也是向全球先进制造靠近的突围之战,战役的号角已然吹响,时不我待。在“十三五”期间,“互联网+”、通信、航天等高端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将会蓬勃发展,天津经济转型升级将迎来难得的黄金机遇期。

展开 <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