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漂CEO:天津更适合企业扎根发展!

相比“北漂”残酷的环境,越来越多的90后创业者愿意选择压力更小的“津漂”生活。

画风清奇

作为“垮掉的一代”80后的接棒人,90后被冠以“非主流”、不靠谱等头衔,而当昔日不懂事的小孩真正成为创业主力军的时候,整个创业圈的“画风”都变得清奇起来。

时代中天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中天)创始人兼CEO闫露就是画风清奇的90后创业大军中的一员。这个出生于1992年,已经为人父的“津漂”创业者少了很多生意场上的成熟稳重,多了几分活泼开朗。

年龄不算小的闫露喜欢一口一个“小姐姐”地在媒体面前卖萌求关注。当新金融观察记者谈及需要一些照片资料的时候,闫露回答:“我手机里的照片效果不好,明天去美工那里‘偷’几张。美工脾气不好,万一让我买早点作为报酬,那我岂不是没有零花钱了。我虽然是CEO,但也是最没地位的CEO了。”他直言,“我们公司就是这样的画风。”

卖萌,实在是不符合一个创业公司CEO的定位,可爱的近义词通常会是“靠不住”,而当谈起公司的业务时,闫露立即转换“频道”,这位年轻的创业者目前已经拥有八家分公司,分布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山东济宁、河北邯郸等地,以及去年刚刚在天津建立新的分公司。

闫露介绍到时代中天是一家专注与计算机技术的网络技术服务提供商,目前已经开发的产品包括煤炭信息供应平台、公交实时查询系统、智能快递管理系统等。“我们的快递管理系统目前已经应用到了呼和浩特所有大学里的快递柜,重要的是内蒙古几乎99%的大学都在呼和浩特,可以说我们直接抢占了省内这一领域的全部市场。”闫露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

“逼上梁山”

然而为了活跃气氛,刻意卖萌的背后,实际上是创业初期被“逼上梁山”的无奈。闫露创业背后的故事并不性感,反而带点忧伤。

“我开始创业是在大一的时候,其实当时也是被逼无奈,我父亲做生意破产了,当时家里的状况十分艰难,甚至到了交不起我大学学费的地步,如果不是还有助学贷款这个选项,我可能就要被迫放弃学业了。”闫露向新金融观察记者坦言:“所以当时想着光等着毕业再慢慢找工作的话,经济上的压力就太大了,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一些兼职写代码的QQ群里试图接些订单,赚点钱补贴生活费。”

急需用钱的闫露以极低的价格接到了第一单生意,“当时一个北京客户需要做一个网页设计,群里其他兼职者报价都在一两千元左右,我当时真的太缺钱了,就报了200元的价格,并且在一晚上就熬夜做出了产品。这是我自己真正意义上赚取的第一笔钱。”

2011年,闫露组建了自己的技术团队,也就是时代中天最初的雏形,但他坦言那个时候的状况不太好。所有初创公司遇到过的问题闫露和他的团队都遇到过,行政手续上的繁琐、找不到订单接不到项目,“最艰难的时候,我口袋里就剩几块钱,连饭都快吃不起了。”他说道。

转机发生在建立山东济宁分公司后遇到的合伙人,这位被闫露称为“叔叔”的人认可了他的团队和做出的产品,帮助他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当时这个叔叔给我介绍了一个客户,要求做一个连接老师、学生和家长三方面沟通的软件,类似于曾经的校讯通。那一单做成了以后,直接到账了15万元。”

落脚天津

而当各地的分公司都平缓运营的时候,一次天津的意外之旅又让闫露萌生了来天津的想法。他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2016年冬天,我第一次来天津的时候,就觉得这座城市的状态十分适合创业者扎根。”

他坦言,首先从竞争的激烈程度来说,天津远没有北京那么残酷,这样的话对于创业者来说能够减轻不少压力。茅侃侃的风波尚未过去,留给创业者的是他最后“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的感伤。

闫露说:“没有什么比减少一些创业期间的资金和时间成本来的更实惠的了。这样对创业者来说压力会小很多。”

这也是之所以能够吸引闫露带着他的团队来到天津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而在此前闫露从未想过一周就可以办好相关行政审批手续,“因为政府为于家堡内的创业公司开辟了绿色通道,毫不夸张地说被这里的办事效率惊呆了。”

而行政手续是一方面,吸引闫露千里迢迢从内蒙古来到天津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真金白银的补贴。“因为我们是做网络服务的,所以前期购置服务器几乎是最大的开支,为此阿里优客工厂提供了5万元的专项款,此外政府给创业者发的1万元‘双创大礼包’,也着实解了燃眉之急。”闫露说道。

虽说是“漂”,但相比“北漂”残酷的环境,“津漂”舒服多了。

本文来源:新金融观察 打印全文 责任编辑:zs28891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天津招商网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