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今日资讯> 正文

服务业将迎扶持新政 确立主导新格局

2016-11-10 10:12

记者从7日至9日商务部召开的全国居民生活服务业转型发展经验交流会上获悉,针对当前我国生活服务业“总量不足、结构不优、质量不高”的突出问题,商务部牵头多部门酝酿系列供给侧改革举措,将从提高服务供给、加强制度供给、优化环境供给、完善政策供给、树立创新典型等几方面力促生活服务业的创新发展。

记者了解到,服务业近期将迎来“一揽子”新政,包括政府引导建立产业基金等都在酝酿中。专家指出,“十三五”期间我国将确立服务业主导的经济增长新格局,服务业有望拉动经济增长约4个百分点,同时也将开启巨大的市场空间。

扶持 服务业迎来多重政策利好

9日,商务部副部长房爱卿在全国居民生活服务业转型发展经验交流会上表示,居民生活服务业已成为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和转方式调结构的重要力量,然而居民生活服务业仍存在总量不足、结构性矛盾、市场秩序不规范和经营方式传统等问题,需要加快转型,适应居民消费方式、家庭需求、收入水平、百姓期盼等方面变化的需求。

房爱卿对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表示,针对居民生活服务业发展存在的问题,要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健全社区供给网络,拓展农村服务供给,保障家政服务供给,开发特色服务供给,夯实供给基础;完善质量制度、服务标准,提升服务技能,发展高端服务,提升供给质量;规范线上交易方式,提升线下服务能力,创新供给模式;完善诚信机制,加强诚信监督,抓好安全生产,保障供给安全等。

不仅是生活性服务业,事实上,包括生产性服务业、服务贸易等在内的整体服务业已经迎来了政策密集发布期。

2014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这是国务院首次对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作出的全面部署。去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服务贸易的若干意见》,这是国务院首次全面系统地提出服务贸易发展的战略目标和主要任务,并对加快发展服务贸易作出全面部署。

去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在今年11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服务经济创新发展大纲(2016—2025年)》(征求意见稿),对未来十年的服务业发展作出顶层规划。

下一步,围绕服务经济创新发展大纲,将会有相关具体细则密集落地。记者还了解到,具体政策层面,包括政府引导建立产业基金等已经在酝酿中,而在顶层规划方面,包括生活服务业“十三五”规划、服务贸易“十三五”规划等相关规划也即将出炉。

引擎 服务业主导格局将确立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全球经济呈现出服务经济主导的大趋势,进入高收入阶段的国家无一例外地经历了向服务经济转型的结构性变革。当前,我国已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产业结构处于快速变化之中,正由过去的工业主导转向服务业主导。“十三五”我国的经济增长将形成消费拉动、服务业主导的新格局。

迟福林指出,我国加快人口城镇化进程还有巨大空间,估计到2020年规模城镇化率有望达到60%。如果居住证制度能够取代户籍制度,2020年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50%以上。由此,基本形成人口城镇化的新格局。“十三五”从规模城镇化走向人口城镇化,意味着有近4亿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这将带来巨大的教育、医疗、文化等发展型消费需求,也将为生活性服务业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

生产性服务业方面,“十三五”是我国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的关键时期。从国际经验看,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离不开研发、物流、销售、信息等生产性服务业的快速发展。

迟福林进一步指出,近几年,我国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提升。2016年上半年,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9.7%,成为支撑经济稳定增长的主动力。初步测算表明,过去10年,我国服务业每增长一个点,可以带来经济增长0.43个百分点。“十三五”时期,如果服务业年均增长达到两位数,就能带动经济增长3.8至4.3个百分点,为我国6%至7%左右的经济增长奠定重要基础。

服务业巨大的发展空间吸引社会资本纷纷进入。来自福建的海都公众是从传统的家政服务网络中心,发展成为拥有线上线下服务全闭环的“互联网+生活服务”管理平台。此外,包括济南阳光大姐、北京“e袋洗”、海底捞火锅外送、社区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等在内的创新发展案例层出不穷。

以餐食生鲜、家政快修、旅游文化、健康管理等生活服务业为主营业务的吉林裕宸集团董事长田旭表示,随着老龄化和二胎时代的来临,生活性服务业领域未来的前景将更加广阔。

出路 以结构性改革破解发展难题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姜长云表示,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服务业增长动力不足或难以持续的问题正在蓄积甚至在局部凸显,服务业增速转入下行通道的可能性增加,当前要未雨绸缪,采取有效措施,培育多元化、可持续、可接续的服务业增长动力,促进服务业持续稳定增长。

在迟福林看来,我国服务业发展不缺市场需求、不缺资金,关键在于市场开放,重点在于激活社会资本。要着力破除服务业领域行政垄断与市场垄断,放开服务业领域市场价格,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政策调整,以政府购买服务为重点加快公共服务业市场开放。此外,还应该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推进“二次开放”,并以结构性改革破解服务业发展面临着的结构性矛盾。

迟福林指出,具体而言,一是改革中央地方财税关系,改变地方政府对重化工业的过度依赖。合理界定中央地方职责分工,实现各级政府支出责任与财力相匹配。探索通过消费税、房地产税、资源税等改革赋予地方政府稳定税源,形成健全的地方税体系。加快税制改革,消除对服务业发展的税收歧视,降低服务业企业税负水平。

二是形成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金融结构。包括大力发展城市社区银行等中小银行,构建为中小微企业和创业创新服务的银行体系。扩大财政支持的中小企业贷款担保基金,建立中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补偿和融资性担保风险补偿机制,帮助中小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等。

三是以发展职业教育为重点加快调整教育结构。“十三五”把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实质性降低社会资本进入中等职业与高等职业教育领域的门槛,为服务业提供急需人才。

展开 <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