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化工行业万人大搬迁 耗资近300亿

  一年前的天津港,两声巨响,火光冲天,冲击波从爆心起,势不可挡地掀翻所有集装箱,震飞工作人员和救险者,掠过高架桥,撞碎周围建筑,一路扩散。

  时过一年,有形的冲击波已经消失在空气里,活下来的人们,心有余悸;无形的冲击波,则让相关产业的人们,即使距离爆心几十公里,也余波未止。

  “如果塘沽没有发生爆炸,一切都不会变这么快。”8月初一个中午,在距离塘沽区30公里开外的汉沽区天津化工厂门口,摆香烟摊20多年的崔先生夫妇,望着空荡荡的马路发出了这个感慨。若在一年前,此时络绎不绝的人群正从工厂里涌出散去。

  812后,滨海新区对区内583家危化企业开展全面整顿,列入取缔、关闭、搬迁方案的企业有85家。天津市最大的两家化工企业天津化工厂(又称“天津渤天化工厂”)和大沽化工厂都在搬迁名录当中,他们都属于天津渤海化工集团公司。

  这两家企业在岗职工加起来逾两万人,他们正经历着“第二波冲击”。

  万人大搬迁

  汉沽、塘沽和大港共同组成了滨海新区,但它远没有塘沽发达,拥有1万多名职工的天津化工厂(以下简称“天化”)几乎是汉沽区唯一的产业支柱。在这个只有十几万常住人口的区域里,几乎每个家庭都与天化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崔先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天化后勤仓库工作,老伴儿20多年前从棉纺工厂下岗,开始在天化门口摆香烟摊,成了天化人人熟悉的卖烟大姐。

  成立于1938年的天津化工厂曾经位列中国化工企业十强,创造了中国名牌产品天工牌烧碱,涌现出了很多技术人才和劳动模范,一度是汉沽人民的荣耀和骄傲。

  他老伴儿至今记得特别清楚,“上世纪九十年代是天化最好的日子,那时他一个月能发四次工资,基本工资、奖金、绩效等等,有时候每月光奖金都有5、60块钱,比好多企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都多。”遮阳伞下,她仍穿着天津化工厂的蓝色工服,那是崔先生过去30多年的“战袍”。

  在工厂最旺的时候,生产出的货物直接用火车运送,“我在后勤仓库看管生产原料,看到这边火车出货,那边火车进货,整天嗡嗡嗡个不停,生产资料的流转率特别高。”崔先生还统计过,有时候工厂一个星期就发出两列火车的产品,一列火车有十到二十多节车厢,一节车厢装60吨的货。

  厂区留守职工陈先生也经历了那个兴盛的年代,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工厂一年要停两次电,每次一停电就给员工发烧鸡、火腿还有饭票。很多毕业生宁愿舍弃公安局的工作也要争做天化职工。区里很多女老师都很愿意和天化的职工谈恋爱,其他单位的人并没有天化职工受欢迎。

  但近十年来,他们都感受到天化日趋走下坡路。崔先生说,慢慢地,原料就进得多、出得少,产品出现了严重滞销,再后来,工厂开始逐年亏损,职工待遇逐年下降。

  “现在,汉沽区的女人宁愿找扛麻袋的工人,都不愿意找天化的职工谈对象了。”陈先生讪讪笑着告诉《潜望》。

  “812”之后,本就举步维艰的天津化工厂被下达了搬迁的要求。从去年下半年起,工厂部分停产,至今年3月份完全关停。

  所有受访的天化职工都告诉《潜望》,如果没有发生那次事故,天津化工厂现有厂区不可能关停得这么迅速。按原先的规划,天化应该是2020年搬迁,“但那事之后,突然间就要关了。”

  据了解,比工厂亏损更严重的问题是,天津化工厂对面就是居民区,完全不符合化工生产的相关要求。

  812之后,汉沽区的居民对天化产生了深深的恐慌。

  天津不再新批和新建化工企业,老化工企业将逐渐搬迁至南港工业区。搬迁程序去年下半年开始有条不紊地推进,近万名天化工人顷刻间重新面临人生选择。据《潜望》了解,该工厂50岁以上的职工有些选择了提前退休,有些转到汉沽和塘沽的公益岗位,有限的岗位难以一下子消化这些劳动力,他们不得不以抓阄的形式来定谁先工作。

  另有少部分职工被同集团的大沽化工厂接收。目前仍有近四千名工人在家待业,他们将以考试的形式择优录取前往新厂址工作。

  新厂址所在的南港工业区位于滨海新区南部,规划面积200平方公里,定位于建设世界级重化产业基地和港口综合功能区。

  从汉沽区穿过塘沽一路向南,大约两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就是南港工业区。对大多数汉沽人来说,这是一个遥远而荒凉的存在。崔先生曾去南港办事,他如此形容印象中的南港,“那里是一个货车倒车撞到人,都很难找到目击证人的地方。”

  去年底,崔先生放弃了争取去南港工作的机会,也放弃了其他的公益性岗位,他选择了提前退休,协助老伴儿一起开香烟摊。

  不过,他们的儿子还会待在天化,明年会随新厂搬到南港重新开始。

  目前,占地330万平米的厂区内仅留守了几百名工人看守设备和厂房,等候上级下一步的指令。

  对于汉沽区来说,最大的企业天津化工厂被关停和搬迁,一方面是“拔除了潜在的危险”,但另一方面,发展不得不面临阵痛。

  “以前一个工人月收入动辄四五千元,现在待业收入只有1000多元,半个汉沽区都要瘫痪了。”陈先生告诉《潜望》。

  崔先生老伴儿说,关停工厂对香烟摊儿生意影响很大,“以前这正是下班的时间点,马路上黑压压全是人,现在一天也见不到几个人,来买烟的都是老主顾。”

  但相比而言,崔先生夫妇境遇还算不错,工厂对面的饭店应声倒闭了好几家,工厂另一侧生活区的各色门店也是门庭冷落。因为人走了以及购买力的下降,汉沽区服务业发展遭遇困境。

  依托天化业务而生存的上下游企业也荒废不少。“附近相关产业的私营作坊比如各种小碱厂全黄了。”在天津化工厂附近工作多年的刘先生告诉《潜望》。

本文来源:新华网 打印全文 责任编辑:zs30358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天津招商网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