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今日资讯> 正文

关于天津城市化进程中“城中村”出路的调查

2010-01-25 10:04

天津市政协委员、连续多年提出“关于天津发展创意产业建议”系列提案的康军说:依靠都市人才优势,凌庄子“城中村”的农民选择创意产业作为经济支撑,这本身就是一个良好的创意。

悠扬的背景音乐,浪漫的艺术气息,在一杯咖啡的浓香里,一只刚刚画好的小兔子被电脑鼠标赋予了生命,一幅幅静态的插图变成了有声有色的动漫。

这样的情景每天都会在位于“城中村”的凌奥创意产业园内上演。

在独特、自由、随时闪现创意火花的氛围里,西青区李七庄街凌庄子村党支部书记赵光勋见证着一群时尚、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掀起的“头脑风暴”。在他眼里,不论是工作环境,还是乡亲们的生活状态,已然与大都市生活融为一体,这个昔日的“城中村”也成为奥运板块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阵痛 困局

刘宝林今年87岁,土生土长的凌庄子人。如今,他与老伴住进了村里兴建的高标准老年公寓,生活简单却很舒心。在他的记忆里,十几年前的凌庄子有池塘、有旱田,狭窄的巷道,老旧的平房,地地道道的农村,感觉城市与他的距离很远。“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城市好像一下子搬到了家门口儿,繁华的商场、摩天大楼、来回穿梭的小轿车就在不远处的马路对面。”

的确,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天津城在快速扩张,天津城在不断“长大”。原本位于城乡接合部的凌庄子被一条“红线”划进了中心城区——南开区,隶属关系仍为西青,在高楼大厦的合围中成为“城中村”。长期以来城乡二元结构的桎梏,城市的公共服务设施无法“进村”,“城”与“村”的边界被勾勒得非常清晰。刘宝林和乡亲们这样向记者描述以前的生活,“城里现代化、村里脏乱差”,虽然与城市比邻而居,但村还是那个村,人口密度大,市政基础设施匮乏,房屋老旧,环境脏乱,老百姓在生产、生活方式等各方面仍然保留着浓厚的农民特征。然而,村外的世界却一天一个惊奇。走出院落,快速路从村边穿过;抬头望去,天津体育馆近在咫尺,一幢幢公寓拔地而起。作为“都市里的村庄”,村民们望城兴叹。

2003年,凌庄子村已有80%的土地被征用,总占地面积突破1000亩。水滴、时代奥城、仁爱濠景等很多市民耳熟能详的标志性建筑和高档社区均坐落在曾经的凌庄子村范围之内。

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凌庄子村仅剩下2万多平方米物业,一年收入200万元,而村集体一年用于全村的各项支出却高达1000万元。除此之外,集体还欠着一大笔外债。据很多村民回忆,当时他们的生活压力很大,生活标准是退休费、待业费每月各240元,其他收入渠道并不多,各类保险亦不完善。

怎样走出发展的困境,让村里百姓像城里人一样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这对于凌庄子和许多像凌庄子一样的“城中村”来说是一道待解的难题。

1
2
3
跳转到
展开<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